相关文章

深圳发布工资指导价位 研究生以上最高金融行业领跑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dghjhs.com/

  大洋网讯 昨日,记者从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获悉,由该局制定的《2017年深圳市人力资源市场工资指导价位》最新发布。

  总体来看,2017年工资指导价位较2016年稳步增长,高位值、中位值、低位值和平均值分别为25274元/月、4415元/月、2725元/月和5611元/月。金融业仍然占据高薪榜首,证券发行专业人员赚钱最多,工资指导价位平均值为61437元/月;而数据指出读书越多工资越高,研究生平均工资是初中生三倍。

  首次发布旅游、公路货运与物流行业、社会组织从业人员工资指导价位

  2017年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继续在深圳组织开展企业薪酬调查,今年深圳共抽取959家企业,涉及247230名员工。经过数据逻辑性和合理性审核,确定935家企业数据制作工资指导价位。

  今年深圳人社部门通过调整薪酬调查样本、细化职业分类,第一次制定发布旅游行业、公路货运与物流行业、社会组织工资指导价位。

  长期以来,深圳工资指导价位主要是针对企业、以企业薪酬调查数据为基础而制定发布的。近年来,深圳社会组织蓬勃发展,在深圳创建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中发挥重要作用。为全面掌握深圳社会组织从业人员薪酬状况,今年深圳人社部门和民政部门联合开展社会组织(包括社会团体、基金会和民办非企业单位)从业人员薪酬调查,共回收397份问卷,最终确定有效问卷374份,涉及4739人,制订和发布社会组织从业人员工资指导价位,从而将工资指导价位的范围由经济领域延伸到社会领域,这是深圳第一次、也是国内第一次发布社会组织从业人员工资指导价位,对于全方位构建人力资源市场工资指导价位发布平台、深化工资收入分配改革具有重要的意义。

  工资平均数为5611元/月,比上年增长10.10%

  总体来看,2017年工资指导价位较2016年稳步增长,高位值、中位值、低位值和平均值分别为25274元/月、4415元/月、2725元/月和5611元/月;与上年度相比,高位值增长3.99%,中位值增长9.44%,低位值增长10.46%,平均值增长10.10%。这与人社部“提低、扩中、调高”的总体趋势要求相一致。

  平均值最高:卫生和社会工作,平均工资10647元/月,从行业来看,卫生和社会工作平均值最高,平均值工资为10647元/月,其次是信息传输、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,为9348元/月。

  高位值前三名的行业为金融业,信息传输、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和房地产业,分别为47360元/月、42388元/月和37227元/月,与上一年排名一致。而低位值最低的行业则是住宿和餐饮业,制造业以及居民服务、修理和其他服务业,分别为2595元/月、2690元/月、2837元/月。

  高级技师高位值工资是初级技能人才的近2倍

  从管理岗位看,高级管理岗工资指导价位平均值最高,为17609元/月;一级部门管理岗、二级部门管理岗分别为12521元/月、7048元/月;其他管理岗最低,平均值为5118元/月,差距超过3倍。

  从专业技术职称看,高级职称工资指导价位平均值最高,为14363元/月,中级职称为9340元/月,初级职称为7674元/月,高级职称是初级职称的近2倍。

  从职业技能等级看,高级技师、技师的高位值工资分别为27078元/月、22169元/月,高级、中级、初级技能人才的高位值工资分别为19119元/月、14296元/月、14374元/月,高级技师高位值工资是初级技能人才的近2倍。

  平均值方面,高级技师达到6986元/月,技师、高级技能人才也超过6000元/月,中级技能人才为5756元/月,初级技能人才为4468元/月。

  社会组织理事长平均工资9881元/月

  从社会组织工资指导价位平均值来看,理事长/会长工资指导价位平均值最高,为9881元/月,其次是公共关系总监,平均值为9402元/月,人力资源总监、副理事长/副会长也超过了9000元/月。就高位值而言,理事长/会长工资价位最高可达到17769元/月,其次是秘书长15400元/月、副理事长/副会长14468元/月。低位值最低的职位则是保洁员、保安、运营管理助理,分别为2130元/月、2607元/月、2388元/月。

  提醒:

  工资指导价位

  不具有指令性

  当前人力资源市场上,一线员工占比重较大,他们的工资整体水平与其他岗位人员相比偏低,因此会出现工资指导价位高位值与中位值相差较大、而中位值与低位值较接近的情况。同时由于国有企业与私营企业、中高级管理人员与一线员工工资存在一定差距,存在收入分配不平衡现象。

  市场经济条件下企业员工工资主要是人力资源市场供需博弈的结果,工资指导价位是政府向社会公布的工资价格信号,不具有指令性,只具有指导性,通过发布工资指导价位引导人力资源在市场合理流动。国有企业选择参考指导价位时,不能违反“两低于”原则,即工资总额增长速度应低于经济效益增长速度、平均工资增长速度应低于劳动生产率增长速度。